最近的夢境內容頗多,昨夜夢到國中時期的死黨(現在應該稱作閨密吧)到我家玩。很久沒見於是簡短的聊了一下天,後來家人回來,我問她要不要到樓上比較安靜,其實是我還有想要問她的事(艸)。妙哉的與現實狀況有結合,我有些在現實生活中想問的,在夢中似乎還是沒法開口,我只起了個頭,便不知怎麼接下去。知道了然後呢?已不是能喜孜孜分享的心情,到了某個階段,要如何呈現自己的人生故事似乎有點困難,眾人似乎有些複雜,也不知道是否誰在窺秘打量,只屬於我的祕密就只能安放在心裡,像相框裡蝴蝶的標本或透明灌注的乾燥花,是靜止時間的永恆盛開,它死了卻也活過,栩栩如生。

  有一個外國人進來,看著我床頭的掛畫,指著其中一幅(朋友畫的天使跟雲的油畫)不斷的稱讚好美,我說,如果你喜歡可以送給你,我想我的朋友知道畫作能如此被欣賞,一定會非常開心。後來外國人跟另友人到旁邊喝咖啡去,我走到店內最遠的地方,捧著咖啡在角落坐下,看著窗外若有所思......是呢,我連提問都做不好,何況相處。一直以來都只有一份愚知的勇氣在延續,該如何表達,我總拼拼湊湊,無法順勢的優雅又從容。

  我願意成為震盪你的快樂,在那並不傷害我的狀況下。

  人的慷慨,總來自於分享自己所擁有最富裕的東西,有些人是知識跟創意,有些人是物質金錢食物,有些是滿滿的關心或信任,人不可能給出自己沒有的東西,或是資源貧乏的項目,我們給出的是不是對方想要的,才是心意是否真的有被接收。如果執意要給自己捉襟見肘的,就會來越感到匱乏,而拼命給對方不要的,也就是花了很多努力卻是徒勞。


  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取巧,例如找到某種貨幣可以順暢的互通有無,在所有的枝微末節裡捉住其中一線,就能化黑暗為光明。時常覺得人際間得保有某部分的隱晦與半透明,那是種彼此留有空間的安全地帶,也較能互相尊重。於是偶爾猜測,該如何才能更靠近一步,對我來說,信任跟接受.忠誠都是很大的誘因,牆頭草類型恕我不能。有些事情總不能明說。


  這陣在網路上看到一張討論設計的圖片,分析了真正[設計/一般人看設計]的冰山圖片,表層/實際做的/你看不到的 各有精采分析,其中在你看不到的選項裡,有個敘述實在說得太對:

  設計=通靈

  真是2017年重大發現!!這完全能交代從無到有的過程,泛指任何的創造也都是一種通靈吧(因此,我認為抄襲或仿造都不算設計)文字的創造,燈泡的創造,建築的從無到有...在意願跟理想情境中找到一種合理而實際的表達方式,化作實物的過程,也許需要消化很多非語言的思緒,在前無古人的世界裡編撰一種可能性,我覺得設計該是這樣子的,通靈。

  人跟人之間需不需要通靈呢? 有時,好像是心有靈犀。竄入了夢境,往過去回溯或收集著更多的網絡,在錯失的一個眼神或未完成的刪節號之後,繼續地寫下註釋。只是有時答案的出現,總在很久很久以後,這樣的一本書,該何時才能書寫得足夠通透?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