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中午下了場大雨,聽見雨水沖刷著窗台的聲音,躲在被窩,一個又一個的夢境。隔著窗紗的外頭似乎同樣灰暗,雨聲和悶滯的空氣迴盪在房間裡。

  

  有一個看來總是開朗的朋友開始吃焦慮症的藥了,我知道每個人盡力修補自己的外表,不讓別人擔心。最近看日劇四重奏,裡面有段台詞說「會哭著吃飯的人,能活。」飯是能吃,但是苦的,悲傷或許令味覺改變了。


  想著一些人和事,是否在某個臨界點就已決定了方向,背對背遠遠的走,為了不再大大小小的牽掛,於是把線都扯斷了,即使曾經存在什麼我也不再說。舊有的,美好的,傷心的都撕下,只能記得季節和天色間無聲的幸福,和尾隨而至的惆悵。


  雨聲之後,我在夢中解釋自己方才的夢境,醒來卻發現是夢中的夢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