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每跟阿師討論完都覺得醍醐灌頂...其實阿師教我的不是銀飾的結構,而是人生的結構吧(痛哭)。今天我更新了幾個遇到的人際狀況,總結了之前的一些事情,然後用另個角度來看這些事,忽然覺得回話是種藝術,很多事情都可有不同的處理方式...


  後來聊到兩性關係的議題,聽了一段八點檔連續劇,綜合這陣自己的觀察,覺得就像最近很紅的那句「被愛的有恃無恐」。離不開的,放不下的,走不了的,還愛著的,往往都只是在折磨自己而已,當對方已不珍惜,給再多也只是丟水裡。可能給的不是對方需要的吧,那麼付出只是一種自我滿足,跟對象的主觀感受無關,有真正觀察到對方需要的是什麼嗎?還是只給自己想給的呢?(我在說我自己,檢討)而離不開的基礎原因,會不會是不夠愛自己?


阿師:「為什麼明知道不會有未來的感情,還要繼續呢?」

我:「這問題我也問過,她說,因為很寂寞啊,需要被照顧。身為同性我也常給拍拍,但效用有限吧,異性的拍拍比較有效😆」

阿師:「所以這時候是賀爾蒙作祟?...那她需要的是...」隔了三秒,我們同時說:

「費洛蒙!」(笑聲)


  在愛情中,最根本的自我價值問題,特別容易顯露無遺...動物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會翻肚子給摸,因為肚子是最脆弱的地方,願意坦露脆弱,但不知道對方是否能夠承接,就是一場對賭的關係。


  幾個人生的案例穿梭而過,那些別人的人生,自己的人生,跌過的坑洞跟爬起來的傷口,反省一些重複的狀況,和過不去的關,是該相信一把鑰匙會打開一個鎖,還是該相信自己就是把萬能鑰匙,能解開生活所有上鎖的節奏,輕鬆的.優雅的.活出該有的樂趣。


  我們討論到其中一個人格典型時,意外的聽到了男性角度觀點,覺得挺錯愕(哎,原來我還是很女性角度在看事情,有時真得換位思考)原來女生常常對事情太沒有主見,思考模式太孩子氣的時候,男生是會覺得煩的。(補充:女性角度也有覺得煩的點就是)聊著某些舉例狀況,我也在想,自以為乖乖體貼的想法,說不定人家根本不領情,也不需要,甚至可能覺得無趣。我是個有趣的人嗎?我有為自己爭取權益嗎?我的人生是否有具有意義的追求?我有尊重跟愛自己嗎?當下其實心裡很慌(糟了,這又對應到人類圖什麼空白中心嗎?)很真實的看自己,檢視自己的時候,發現一些自己也有的慣性,也許在男女思維不同的運作下,出現了不同的解讀。我覺得過去被困在很多為什麼跟對不起裡,似乎需要修正一些地方,才過的了關卡。


  連蜥蜴的蛋都能解鎖了,就相信自己能開發的內在空間還有很多吧。


  晚些回家路上隨意逛逛,忽然發現這貓咪玩偶。

  

嚕嚕你好~

  小時候我有一隻黃色的絨毛貓咪玩偶,長大之後被媽媽送人了QQ一直想再買隻,但沒看到有眼緣的。忽看到這個雖然長得很簡單,大小尺寸卻很剛好,能當腰部靠墊,也能抱著睡覺,當小枕頭,黑色簡約又耐髒,重點才199好便宜啊,柔軟好摸(拇指)。當場就在店裡選妃,最後挑剩3隻,選了胖胖的這隻,臉啦,尾巴啦,縫得都還蠻好的,高cp值~抱在胸前的時候可以懷念一下貓咪的存在,也不錯啊(艸)。


  拎著貓咪回家,一開門聞到公共空間濃濃酒味,準備要進房間時,忽然聽到室友妖精打架XDDDD(以為我不在家,汗,是我回來的太早惹)真是羞羞,趕緊把音樂打開,後來開始看花甲男孩5。因為是第一次發生,有種成就解鎖的感覺,想想這不就是謎片還是冰與火之歌的片段背景聲,這樣想就沒有什麼好在意了XDD。所以說租屋的困擾就在這裡,相鄰的房間如果隔音不好,有時就有點尷尬。但忍不住要說,隔壁房間到底是什麼風水寶地?住進去的都恩恩愛愛的,單身的可以3個月交往結婚,有對象的也甜甜蜜蜜啊,這已經是第三對了,是不是室友搬走後我來跟房東說要換房間好了QQ。


  於是想來想去的,人活著至今有好多好多選擇啊,當然我不覺得總迎合別人是對的,只能試著瞭解自己,理解別人,做出最適合的決定。總有一天看難題會變得易解,疼痛的事都會雲淡風輕...

  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