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窗戶雖然都關上了,但窗沿似乎有縫,北面的房間冬天較冷。覺得腳有點冰冰,但現在開暖氣好像又太過(還是把暖氣先搬出來了)書桌下方掛了寶寶的加溫燈60w,多少不無小補。桌下的空間立刻變得很神奇,好像應該整理乾淨放幾盆植物。這陣還是想著買沙發的事,但又覺得放窗邊好像太冷了,放白色置物箱跟貓砂靠牆的角落,又擔心喵吉拉回來找不到廁所(誤),主要是置物箱要找別的地方放,也挺頭痛的。


  深夜外頭傳來男性叫罵聲,聽起來是兩個男的,內容不清楚,過了2分鐘傳來警笛聲,然後就安靜了。


  若是半夜聽到女子叫罵聲,大概會是跟感情有關吧(?)覺得遇到感情事,總有使人一秒變瘋子的魔性。想來大家都不喜歡原先簡單的事,最後卻變得複雜。那麼逃避,欺騙,藉口這些應該等罪嗎?一個好人也未必是一個美好的人。


  吵架或爭執這種,似乎都顯得野蠻和具動物性,可能是帶有傷害意圖的(身體的或口不擇言)動物的鬥爭通常為了確立地域,伴侶交配權,以及食物,想想人類好像也差不多。人類可以吵的事情更多,因為語言跟文字的發明,任何的意見不同都可以當作主題去爭辯。


  也許吵架的始源就是兩個覺得自己正確的人,兩個各自成立的意念,為了捍衛自己的完整度,與爭取更多能源而爭吵。想陌生人為何半夜吵架,實在有點無聊,但還好警局效率很好,夜晚又回復安靜。


  還是喜歡夜晚車聲變少,人們靜靜入眠的時間,可以聽見的很遠,或假裝週邊的鄰居都不存在,以擴張領土的疆界。

 

深夜的小夥伴。2盆怕冷的小苗進來避寒。 


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