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回家吃飯順便跟媽媽到廟裡點燈,借用廟中廁所洗手時,看見牆上貼了一張紙,我唸道:"當生氣的時候,想想是不是自己的修養不夠。" 媽媽聽了莞爾一笑:似乎蠻有道理。(當然,這是故意說給妳聽的)上天的幽默感總用奇異方式展現。

  最近發現自己有被FB和IG綁架的趨勢,覺得有點焦慮的時候會不斷的刷文,從各種資訊量裡面逐漸平撫自己,有時候看得很累很累了還是捨不得休息。明明知道這些資訊根本沒有讀完的一天,而許多訊息就算不知道也沒有關係,但就是忍不住一直刷,不停的各種確認,也許這算是一種行為成癮。

  所接觸到的人們來自四面八方,不同的生活背景形成不同的人格,有時候觀察到一些特殊狀況或故事也反映出當事人的神邏輯,雖然旁人一眼看清問題點,但往往就是當局者迷,甚至也不許旁人道破。 我曾是那個一語道破的人,也是旁觀的人,更曾是那個當局者迷,因此有時雖然覺得事情無比荒謬,甚至荒腔走板,還是會想想當事人的心應該是被制約了,才會無法改變模式,並不是不勇敢或沒有努力,也許是很努力了卻拔不起綁著自己的那根木樁,所以只能待在原地哀鳴。

  友人跟我說過一個故事,有一隻老狗習慣睡在木板上,而那木板上剛好有一根鐵釘,睡在上面很不舒服,於是老狗睡覺總是在唉唉哼哼的。什麼時候生活也像是睡在一張有釘子的木板上,抱怨很多事情但卻離不開,有些關係既是傷害也是愛,既渴望又想擺脫,想冒險又習慣安逸,擺盪在選擇的兩邊,最後走回不太舒服的小木板上,安慰自己至少這是屬於自己的地盤,雖然難受但安全。

  當故事發生在別人身上,總想著"唉,多笨。"明明很簡單就可以做到的事,為什麼不嘗試?但故事發生在自己就一點也不有趣。每個人有不同的限制,源於生長背景歷程的制約,習以為常或深信不疑的觀念也許對別人來說都是種奇異邏輯,是莫名其妙的堅持和不合常理。比較幸運的是能看到自己被制約的部分,願意試圖進行修正,但有時過程就像重症病患進行復健,或像毒癮犯要戒毒一樣困難。

  "當你凝視深淵,深淵也凝視著你" (尼采)

  當看著別人的神邏輯,也許自己也有行為不合常理。

 
  回歸自省的過程,有些深層的悲傷感或壓力或許旁人是無法理解,而被歸於奇異.莫名甚至離題的,也許曾經為自己的信念一次次進行復健,但卻害怕被認為總是不夠努力。那根木樁也許是所謂的靈魂設定,是空白的某個中心,是某個行星在某個宮位90或180度的課題,是源自原生家庭互動和隱藏而未被滿足的需求,我們無法替旁人做功課,事實上自己的功課也寫得相當不容易。

  祝福有一個好的信念,可以帶神邏輯離開那張有釘子的木板,當被激怒的時候,正好檢查看看自己的修養還有多少剩餘點數。
 
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