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個請假在家補進度, 晚上將進度回傳給阿師,今天覺得稍微有前進一點了,最近反覆看以前的作品,有很多不滿意之處,心想這次不能再急就章。其實每件作品製作時間都拉很長,總是做到我要崩潰,忍耐不下去,刻刻刻到最後一刻再送出,每次去上課都很像術科期末考的心情,要發揮實力到最完整,再倚靠一點好運氣。

 

   自己在家練習一晚,交完本日進度之後跑去煎香菇吃,最近香菇鮮美多汁真的不錯。本來買了一盒打算做網路上起司焗烤香菇來吃,但沒有烤箱作罷(明明就知道沒有烤箱,為什麼有這種期望呢?)加了橄欖油跟一些水,少許鹽.醬油.白胡椒.七味唐辛子,宵夜就吃了5朵大菇。


  前兩週剛送走一窩螞蟻,最近又有捲土重來的趨勢,觀察這次的動線似乎從浴室角落天花板,經過洗手台.門口.一直到公共區域的插座孔蓋旁空洞裡,怕牠們真的搬進插座內,改天電線走火還得了,立刻拿出封膠把門旁的縫隙,與孔蓋縫隙都封起來。

 

  畢業後第一次拿起油畫筆,竟然是用來補膠填門縫, 油畫筆和膠狀質地的補料用來得心應手,順的不得了!都不好意思說我本來是主修油畫的,該說大才小用嗎?老師若知道都要哭了XDDDD。於是半夜戴起耳機,聽著L'Arc一邊回味演唱會一邊動筆,看起來沒有很大的範圍,因確實要讓膠填滿裂縫,還是蠻花時間。


  想起有一堂課,老師讓我們收集20種「線」。各種頭髮毛髮,蝦子鬍鬚,貓毛或衣料的線,植物的枝條,鐵絲,毛線,綁塑膠袋的膠條,橡皮筋......是為了貼近不同的線而進行收集與觀察,訓練重繪時呈現的質感筆觸,觀察似乎只是學習的開端。而多年之後拿起畫筆,並不是畫任何一種線,而是將線填補修復。

%E6%9C%AA%E5%91%BD%E5%90%8D

  在與老屋共存的時間,免不了像這樣有很多斑駁的時光痕跡,閒來無事也就隨意修修補補。想起晚間走在路上,雨下很大的時候,覺得只有悲傷的人才會覺得天空在哭吧,若是孩子,說不定以為是在幫大地淋浴呢,等紅燈一邊看雨,想起寶寶以前聽雨微微瞇眼的表情,是否假想自己回到大自然森林浴了呢?


  於是人越活越發不喜歡雨天,因為難過的事累積太多,就容易被潮濕陰冷的天氣觸發憂鬱,快樂的人不需要療癒,需要被療癒的人是因為心裡有傷,有裂縫,需要被填補起來。


  早些年拿起筆的時候,總想著如何讓手中畫出的線條出神入化,通過觀察和模擬,以追尋某種愛的型態。反覆碰撞中確認著自己的畫風,曾捨棄某些顏色,也曾熱烈愛著某種顏色,不停的畫著直到顏料堆疊出龜裂。現在拿起筆是為了修復,修復那些亂闖蕩的傷,無論是規格不合還是材質差異或老舊失修,都能透過手上稠密的白膠黏合起來,再重新填上適合的色彩。

 

  未曾經歷過的人是一張白紙, 倚靠同理心與想像,卻不夠真實。人往往在愛的關係中才體會到自己不被愛,不被接受的那些部份,就像存在於深處的裂痕,為了治癒而去討愛,也有風險是蛀得更深入,逐漸病入膏肓。


  如果人生有這麼簡單,能夠塗好就痊癒,那該有多好呢?


  確定的是,這週我和螞蟻的奮戰還沒完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蓓兒.克里斯朵 的頭像
蓓兒.克里斯朵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