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剛把掛在心上的事結束,雖然沒有跟對方明說,但我默默地自己退開了,保有我們之間的距離。這陣也一直在思考我和她之間究竟從哪裡開始變質?我一直覺得我們是朋友的,也許她現在也這麼覺得,但有些行為卻讓我無法繼續下去了。是知道她的一些歷程,所以也不忍苛責,我相信每個人不一定每次都能盡善盡美,總是偶爾要在錯誤中成長,我也會犯錯,所也能夠的話,也盡量包容小小而無心的犯錯。一次一次我檢討自己心中的不舒服從何而來?在對方身上看見哪些是我極力排除的品質?為什麼好像總是吃了悶虧那樣,明明是不開心地但是卻無法說,好像計較了就是小家子氣,沒有大家風範,理性的我甚至也批判這樣的自己。

  過了一陣忽然想明白了,迂迴的套話,和徵詢我同意的避重就輕,都是讓我感到不舒服的點,當我明白避重就輕後面是什麼的時候,就為自己輕易的點頭感到後悔,覺得被利用了。既然知道了,就無法再做出違心之論,沒能履行承諾是要道歉的,所以我還是跟對方道歉,但至少能對得起自己的心血。

  如果我不害怕撕裂關係的話,是不是我該跟對方坦言自己的感受跟真正在意的點呢?如果我夠強大的話,是不是也就不在意這種種的小動作,甚至還能談笑風生的給予建言,也許真正的障礙是我停滯太久的腳步,沒有規劃清楚的步調跟節奏,一直順心而為,卻沒有真正好好面對我所恐懼跟擔心的,感謝阿師跟我說了很多,讓我看清楚自己的現況,和能夠發展的方向,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準備好,也還不夠好,就讓很多可能性放著生灰塵,或許遭遇困境,就是讓我開始想像往前跨越一步的開端。

  或許我沒有不夠好,只是不接受自己不夠完美,或沒有準備好。

  在這裡體現了48閘門的過度準備,只在一個安全的狀況下才願意前進,但也許因為這樣的特質我常過度嚴肅的看事情,忘記了生活有時也該是很小品,很隨興所至,很開心的一個個片刻所連結而成,在輕重緩急間連線的優雅從容,需要幽默感.放輕鬆.直率.小小的破壞也應該是被允許的,也許我至今仍擔心破壞了對方心裡的那個美好形象,原來我是會因為某些細節而介懷.生氣的,我把事情歸咎於自己太過敏感,也歸咎於對方太不敏感,出自於天秤的兩端,某些作風上我們是截然不同的人。

  敢情最近是有什麼星星啟動了?還是化忌星在影響,這樣的感受在今年特別明顯,因為某些考量而讓自己陷入停滯了,想起有陣子能夠天馬行空地做出各種作品,真的非常享受且愉快,現在事事考慮嚴謹,總要確認再三才願意推出,雖然品質更好但速度卻慢了。我覺得自己目前還沒調整在正確的頻率上,雖然比較多的原因是情緒受到影響。

----

  晚些,阿師跟我閒聊到,若回到20歲時想要做什麼?

  我回想自己的20歲,大概是大2大3的時候(?)學業上沒什麼特別的吧,開始談戀愛了,開始養貓,有自己的插畫品牌,學吉他,兼差當畫畫老師,常常很介意旁人的看法。


若回到20歲,挽救人生的遺憾或有想改善的,我希望:

1.重做一次整體造型(哭)人生一定更美好。
2.不要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或自己在人際關係中糾結,因為10年後這些人幾乎不在自己的生活圈裡啊。重要的是真正支持自己的人。
3.把介意別人看法的時間拿來精進專業,如果有正確的經營下去,應該也有不錯的成績。


  想想怎麼跟現在遇到的狀況有87分像?忽然恍然大悟原來從20歲開始就沒有通關成功啊,20歲的BOSS現在都升級了,我只能硬著頭皮重考,希望我升級的比魔王快,這樣才有機會通關成功...

----

  想起前幾天阿師聊到設計界朋友考慮轉職,就開玩笑說,若以後有小孩,打死不讓他念純藝術(意指~其他科系的出路更好收入更多)。結果我失眠了一晚->這個念純藝術的人(艸),不過,填科系是我自己決定的,也最符合專長,認真地想想,自己還是不管重選幾次都會做同樣的選擇吧(擦汗),也許這輩子未必會有什麼磅礡的成就,或住進好幾個億的豪宅,但能夠活得好好的,活成自己的樣子,活出自己的意願,如果生活是開心美好的,是不是也是一種成就呢?

  哎,覺得能身體健康.心情開心.生活無虞的工作&創作.過得幸福,就已經是我的夢想生活了呢。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白色,旋轉木馬

蓓兒.克里斯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